十二點鍾

•沉迷各种墙头
•自产粮自给自足
•患有重度懒癌晚期的老年人
•loft和微博@十二點鍾Miss两边囤稿

【11th X Clara】【神秘博士】故事与结局

#神秘博士
#DOCTOR WHO
#11C(伪)

#故事与结局

心脏的鼓动,不同于常人的心脏,此时正跳动着双倍的哀伤。
Doctor将手中的残页折叠起来,小心的收入怀中。深呼一口气,双手撑着膝盖站起了身,调整了一下领结,嘴角迅速提起绽出一个笑容,他还是他。
这会,他可不想回到塔迪斯里。虽然她是他深爱的老姑娘,虽然他可能需要一次新的旅程,虽然他要去找那个聪明又天真的小女孩讲一个故事……

漫无目的的走在曼哈顿的大街上,头一次,Doctor不知道去往何地。
等等!
等等,等等,他好像,有了方向。
挑了一下眉,Doctor停下脚步,双手交握着,转过身朝一个地方望去。那是一个餐馆,又好像是一个小酒馆。噢好吧,那不是重点,重点是……

耳边是微弱的乐调,很悲伤。Doctor都觉得先前压抑住的情绪又要翻涌上来。
“噢!”耷拉下嘴角,Doctor皱眉,双手握得更紧了。
当然这也不是能让他停下脚步的原因,虽然它足够悲伤。引起他注意的是自己对这首曲子的熟悉感,但是他以时间做保证,在自己庞大的记忆里,绝对是没有关于这首曲子的任何记忆,所以……
棕色的眼眸望着那个静静的伫立在商店之间的店面,平波无澜的眸子里显得深邃难测。

“叮铃——”

“欢迎光临,先生。”

在吧台处的侍应生停下手中的笔,闻声抬起头来朝走进来的客人,微笑开口。
店中空荡荡地,有的只是站在吧台里一脸柔和笑容的侍应生女孩。
店内很整洁干净,整体的装饰风格和色彩搭配很让人能够产生好感,并感到舒适。吧台上的饮料机旁放着一个小小的收音机,墙角上方的黑色音箱里,那首曲子正在播放着。

Doctor走进店里所看到的就是这样。吧台里的女孩一身柔和的湖蓝色工作装,明亮的眼睛,像是内含着最美的星光,又似一片汪洋大海,温和却又闪耀。

没有印象,却有异常的熟悉感。

Doctor走到吧台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
“你需要什么?”

“都可以,我是说随便什么都行。”双手迭起放在吧台上,Doctor应着侍应生的话,一边看了一眼音箱,“这是首悲伤的曲子吗?”

侍应生的眼中划过一丝诧异,随后抬眼看向Doctor笑了笑:“悲伤只出现在结束之时,然后一切都变得悲伤了。”

“……也许吧。”Doctor眼神闪烁,双手摩挲着,“这首曲子有名字吗?”

“也许,我想它可以叫做,故事。”侍应生看着Doctor有些疑惑的表情,侧头看向了音箱,眼里满是怀念,“曾经有个人说:‘当回忆被遗忘时,就会变成故事。’也许其中一些变成了歌。”

店里,音乐静静地流淌着,Doctor不知在想些什么。可能他有太多的疑问,不知从何问起,可能他有太多的话语,不知从何说起。可能他能够做的,只有向前看。

“我是一个旅行者,可能已经旅行了很久了。”后梳的头发有几缕散落在额前,以往充满活力的语调,此时格外低沉。

他仿佛在述说一个故事,而她则是他此时唯一的听众:“听起来很不错。”

Doctor看了她一眼,继续开口:“在旅行途中,我遇到了一个小女孩,一个可爱的苏格兰女孩。我曾答应她,带上她一起旅行,可是……”

Doctor脸上淡淡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间凝滞:“可我却食言了,虽然我再次找到了她,但她等的真的太久了。”

“但是她等到了你,你们还是能够一起旅行,不是吗?”侍应生笑道,眼底深处竟有一丝羡慕。

“是的!我们去了很多地方,看了很多很棒的风景,也遇到过奇特的事情,她真的是一个聪明又富有想象力的女孩!”

看着满脸笑意的Doctor,侍应生好奇的问道:“这个奇特的女孩,她叫什么名字?”

“艾米,Amelia·Pond。”

“说起来,我有一本很喜欢的书的作者好像也叫这个名字。”侍应生不在意的笑了笑,摊手示意Doctor继续,然后在准备给这位客人的食物。

想着以前的旅途,Doctor满脸都是开心雀跃的笑容:“还有一个男孩,无比坚韧勇敢的百夫长!他叫Rory,Rory·Willians。是Amy的丈夫,我们一起旅行。”

“Willians?”侍应生呢喃着这个姓,疑惑的皱了皱眉。

“不过,可能是我们旅行的太久了,所以他们决定不再旅行。”Doctor说到这里,原本雀跃的语调和笑容都变得失落至极,尽管是自己要求他们不要再和自己一起旅行。

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一次他跟Pond夫妇的告别。在Pond夫妇一家的家门口,塔迪斯停在一旁,Rory上楼去拿东西了,房外只有他跟Amy,而他决定,进行告别。
当时,Amy这样对他说:

“无论如何,不该就这样结束。我们一起经历过那么多,Doctor,在这一切之后,你不能把我丢在我家门口就一走了之,好像我只是搭车的!”

他是怎么回答的呢?

“不然呢,你要我站在你墓前吗,看着你和Rory死去。”

而现在……
事实证明,他是不是挺有先见之明的?
再次涌出的情绪使Doctor暗了眼中的眸光。

这时,一碗蛋奶糊和一盘炸鱼条出现在Doctor的视线中。

“请慢用,先生。”侍应生将食物放在Doctor的面前微微一笑,转身走向洗手台,转身之后脸上是一片担忧与难过。

Doctor愣怔的看着面前的东西,又抬头看了看湖蓝色的身影,栗色发色的马尾辫一晃一晃的。

Doctor说不上来现在是什么心情,他只觉得眼睛有些酸涩。眨了眨眼,好看的手指拿起一根炸鱼条,往蛋奶糊里搅了一大块起来,塞到了嘴里。
隔着吧台,仿佛隔着曾经的餐桌,对面是笑意盈盈的小女孩。

“很好吃。”将食物咽下去的Doctor给了转过身来的侍应生一句赞美,和一个微笑。

“谢谢。”看着吃着眼前食物,双颊鼓起,正在咀嚼的Doctor,她笑了起来,真是可爱。

Doctor专注于面前的食物,此时,音乐还在播放着,只是此刻竟不再那么悲伤了。

“第十一章,死在冬日的码头。天台上,庞大的自由女神像……”

“What?!”

Doctor猛地抬起头朝侍应生看去,侍应生正捧着一本书慢慢读着,被Doctor突如其来的声音音调吓得手一抖。

朝着瞪大双眼的Doctor扬了扬手中的书道:“《Melody Malone》一本悬疑小说,作者是Amelia·Willians。我很喜欢,说起来,却没有最后一页。”

Doctor呆呆的看着侍应生手上的小说,小说封面上是一个戴着帽子低头拿枪的性感女郎。

“你要看吗?”说着侍应生将书递给Doctor,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,蹙起眉头,“Amelia……Willians……Amelia,Amelia·Pond,Amy?Willians,Rory?!”

惊讶的看向低着头,手指摩挲着书本的Doctor,女孩张了张口:“抱歉。”

“没事。”低沉的嗓音带着沙哑,仿佛大提琴最后的断章,“最后那页,我曾撕下来过。”

“我讨厌结局……”将放在怀里的残页拿出,放进了书间残缺的那个地方,合上书,Doctor自顾自的说着:“我总会撕下书的最后一页,这样就不用结束,我讨厌结局。”

“我很抱歉。”侍应生抿了抿嘴角,眼底深处是满满的难过自责。她犹豫着,还是开了口,“有一个人说过这么一段话,他说:‘事情终有尽头,就是这样,万事皆有尽头,结局总是伤感。但一切又将迎来新的轮回,新的事物总是会带来喜悦,要快乐。’”

侍应生走出了吧台,站到了Doctor身旁,对上Doctor看来的视线。

“他是谁?”

“一个傻瓜。”

“他很聪明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侍应生挑着眉点了点头,两人相视而笑。

“我,可以抱下你么?饭钱就免了。”

看着Doctor犹豫的点了点头,女孩心里的紧张感落了下来,她生怕他不会同意。

踮起脚,女孩伸手环上了面前男人的脖子,下巴磕在Doctor肩头西服的面料上,嘴角翘起,笑意直达眼底:

“你知道吗,那个人还说过他不喜欢拥抱,他从来不相信拥抱,他说拥抱只是不让别人看见自己的脸的方法而已。”

“其实我也不喜欢。”闷闷的声音使女孩脸上的笑意更盛

“我知道。”松开手,侍应生后退了几步。

“我想你应该走了,继续自己的旅途。”走到餐厅内的一间像是通往仓库的小门前,侍应生转过头朝Doctor这样说着。

“Yap。”Doctor抬头,理了理自己的红色领结,嘴角咧开露出一口白牙。

“领结很酷。”

“是的,I know,它很酷!”走到门口,Doctor转头颌首应道。

在推开门时,Doctor再次转头看向身后笑着的侍应生,疑惑的眯了眯眼歪着头,问道:

“Who are you?”

“我?我叫克拉拉,克拉拉·奥斯瓦尔德。”

“哈!Clara·Oonges,很高兴见到你Clara,再见。”

“再见,Doctor。”

“What?!”

走出店门的Doctor皱起眉瞬间转身看去,自己是不是听到那个女孩叫自己“Doctor”?
不等Doctor想进去证明自己的疑问,一阵奇怪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脚步。

“Hu——Hu——Hu——”

一阵他万分熟悉的声音,属于塔迪斯的声音。
眼前的美国餐馆逐渐消失在眼前,露出原本的巷道。
Doctor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出现任何幻觉。
“哈!克拉拉·奥斯瓦尔德。”
嘴角扬起,黑底的小说正被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拿着,封面的性感女郎露出的下巴,笑容半遮。

回到塔迪斯里的Clara与Ashildr相视而笑,清脆的声音里透着隐隐的兴奋感:
“走吧,还要绕好大一圈呢!”

END

(感谢脑洞提供者:  @领结很酷 我超爱她的!!!)

评论

热度(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