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二點鍾

•沉迷各种墙头
•自产粮自给自足
•患有重度懒癌晚期的老年人
•loft和微博@十二點鍾Miss两边囤稿

【阴阳师】红叶狩‖(酒吞童子x鬼女红叶)

户隐山的枫叶似以往更加鲜红繁密,阳光透过枝叶的间隙落了一地斑驳,林间的气味也不复以往的血腥浓重,只是……这林间满地的怨气执念却是不会散的。

“唉…”满溢的愁苦感使红叶不由的闭上了眼。

如此深的债,自己该怎么赎?

“晴明……大人。”手覆上苍白冰冷的脸颊,指腹传来的冷意,无不是在告知自己,终究是一个丑陋残忍的女鬼,所以,自己才会被他抛弃吧……

不,不是的。他从来就没有接纳过自己,何谈抛弃?一切,都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,自以为是。

但是就算如此,就算被他封印,被她同情,被他……如此,他还是她所深爱的人啊!

“啊,晴明……”那个她倾尽了一切所爱的男子!眼底深处,一片疯狂缱绻。

“哼!终于解开了封印却还是对那个男人念念不忘吗。”笃定的语气唤回了红叶的思绪。

暗了暗眼里的光亮,绯红的眸子一下子平静如水,无波无澜。回头,看向来人。

比这红枫还要深红的的发束在脑后,冷硬的脸廓,那同自己一色的眸子里布满了她看不懂的思绪……?想到这,红叶不由的怔了怔,再抬眼望去,那未明的思绪已经散去,但自己却好似落入了那暗红如血的眸中,如泥沼般能使自己深陷……

“?!”

猛的一惊,自己,刚刚怎么会有如此之想。

酒吞童子看着面前的人,她似乎更美了,也更令他不懂了,或许他从来都不懂她,又或许,曾经懂过。

透过红叶,看着漫天的红枫叶,回忆慢慢浮上。

……

秋时的天气虽不寒冷但还是略凉,但这一天,仿佛却是有些燥热,原本冷清的户隐山上布满了行人,好不热闹。

晃晃手中的酒,衣襟敞开的男人背倚着深褐的树干,眉宇间尽显的狂傲之气,彰显着男人独有的身份——百鬼之首:酒吞童子。

看着树下成组成团的人类,酒吞咧了咧嘴,百无聊赖的表情,低声叹道:

“又是一年的红叶狩啊。”

暗红色的眸划过人群,突然一抹深蓝醉红的身影映入眸中。现在想来,自己都不知是为何,独独是她一个背影就这么闯入了他的眼中,毫无遮拦。

黑色的长发披散着,一些发丝被红色的簪子挽起固定,深蓝色的衣上映着鲜红的枫叶纹样,连同那眼眸一样,红的妖冶,美的醉人。

“嗯?”愣怔间,只见那女子已然转过身,朝自己的方向,绽出一抹笑容,点了点头。

那笑颜,温和却又娇艳。

当酒吞童子回过神来,那处早已没了刚才的身影。
也许,这一刻,仿佛有什么拨动了埋尘多年的弦,但只是落了些灰罢。

夜已暗沉,户隐山再度归为沉静。
火红的枫叶似蒙上雾,不再灼眼。枫林深处传来轻扬悦耳的琴声,一株红枫树下,一位女子缓缓扶着面前的琴,琴声四散,似是融入了这夜。随即纤长的手指加快了节奏,阵阵悦耳。

风荡起女子耳边的发,枫树上的叶子沙沙作响,这响声和着琴音却是一股说不出来的妙感,似乎到了尾声,琴音直转而下,继而平静,独留这一阵琴鸣回荡林间,冗长清悠。

一曲奏罢,身后传来清脆的拍手声,带着狂气的声音有着些些愉悦轻快。

“本大爷虽不懂音律,但还是能辨别好坏之分,一首好曲大概就是指这般吧。”

“大人谬赞。”女子埋了头,看着行至身前的人,温和一笑。

“你认识本大爷?”说完,酒吞童子僵了一下神情,自己好像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。

果不其然,女子挂着那笑向他答到∶“百鬼之首的酒吞大人,妾身这等小妖怎会不识。”

清脆的声音,似是刚才的琴音般好听非常。

一时之间,沉默不语的气氛在不知不觉间升起,酒吞童子看着红叶那未曾变过的笑意,嘴角一勾∶“哈哈哈哈哈,本大爷很难结交朋友,对得上的也是凤毛麟角。”

看着面前的女子,不卑不亢却一片柔和的身姿,酒吞童子带着笑意,前倾了身子,拉近了两人的距离,柔和娇艳的颜容淌进了血红的眸子里,低沉的声线里带着不容忽视的霸气∶

“而你,我却想结识一番。”

红叶看着面前这个张扬邪肆的男人,不由的加深了笑意,向男人朝了一礼∶“妾身之幸。”

话毕,抬头,展颜一笑,再也不是那带着疏离沉静的气息了,这样的红叶美的张扬,却又温和淡然。

酒吞童子觉得,再美也就是如此吧。

往往有些感觉就由一些本微不足道的事情而起,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

仿佛时光轮回,却唯一人独立。

至此之后,酒吞童子每有空就爱往那枫林里钻,小妖怪们都觉得是不是户隐山上的那位女妖迷住了自家大人,是不是他们最后终归是会在一起的,是不是这只是时间的问题……

之后的很久以后,那些小妖怪们明白了,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是否,也许,如果。有的只是现实的玩笑,冰冷直板,但这些只是命运的以后,现在让我们回来继续看述这个,故事。

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聊天,品茶,抚琴……哦不对,是她品茶,他喝酒。但这也没什么区别不是吗?

风卷起地上伏着的叶子,携往远方。酒吞童子闭着眼,左手一搭没一搭的扣着放在身旁的酒葫芦身上,右手边传来隐隐的温度,使他睁开眼往那看去。

黑色的发顶,在发间隐约显出的鼻梁和脸庞的些许轮廓映入红眸中,酒吞童子抬眼看向那如火的枫林,丝丝情绪在眼中流转。小妖们的一些话语,他不是没有听见,而自己也很清楚自己的感情,对于红叶……

自信狂傲如他,可他却有些害怕,对,害怕。他怕,却又不是那种平常的害怕,那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怕意,紧紧的攥着他。

眼中眸光沉沉无光,他若真的爱上一人,便是付之一生,如果是她……

再次低头看向身旁的女子,酒吞童子的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在说∶

“那就是她吧。”

只要是她……

倚着树身的红叶并不知道,身旁的男人心态如何的变化,不知道以后对他是怎样的伤害,现在,她还是那个红叶。

……

思绪回转,酒吞童子看着红叶冷淡的样子,张了口:“红叶,你错了么?”

这话来的突然,红叶的眼前却浮现出了另一个场景,没有听到酒吞的下一句话:

“还是我错了?”

那是被晴明解开了封印之后,在庭院的一角,樱花花瓣随着风肆意飘洒,小纸人在边上勤勤恳恳的工作着。
一个法阵的阵眼中央,一身红衣的女子久立不动,美艳的眸子里满满都是眼前人的身影。

白发荡起,晴明闭眼叹到∶“你既已恢复,那便走吧。”

红叶仍旧望着他,说出口的话一片哀戚 :“红叶,错了么?”
“晴明大人,我……”
“错了么。”

晴明欲开口,但终究还是摇了摇头,转身离去。

红叶犹记得当初在枫叶林里的他,记忆鲜活如初,而那一地残叶,再不复鲜红如灼。

这便是情爱,甜苦与否,尝者自知。

画面流转,当红叶从回忆中脱身而出,脚步向前一踏。
殷红的指尖抚上男人苍白的面庞。

“我错了么?”

“……”

眼中的凄厉使酒吞童子心头阵疼,她不该是这样的,可这就是她。

她喜欢的是那温柔沉静的男子,而不是那个狂傲无礼,傲气伤人的他。
是他太自信自负?
还是,他重来没有懂过她。

“酒吞,你应当知晓的。”
红叶喃喃着,脚步往回后撤,谁知却被一只带着暖意的手给拉住了。

突如其来的温度使红叶指尖一颤,清明大人的掌心也如此般温暖,恍过神,红叶惊厥刚才自己的想法,下意识的想要抽出手来,却被那力道握的更紧。

望向酒吞童子坚毅的面庞,红叶心里突然划过一个问题:

你要一错再错吗?

还没待红叶细想,酒吞童子的声音就那么盘旋在耳边,沉稳却有无尽的无奈。

“如果可以,你能将你的一些时间,给予我吗?让我来了解你。”

他觉得这是第一次自己这么的去恳求他人,但那是她,这并没有什么不好,能做的他都做过了,也许他已经病入膏肓了吧,那么,变就这样吧。

看着面前女子无神却又有些湿润的双眼,酒吞童子心里有些慌张,小心翼翼的握着手掌中那只充满冷意的手,他突然有些心安。

“你,何苦……”

“你知道。”

这一次,我不说爱,只要是你,就行。

那便,一错再错吧。

〈完〉

评论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