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二點鍾

•沉迷各种墙头
•自产粮自给自足
•患有重度懒癌晚期的老年人
•loft和微博@十二點鍾Miss两边囤稿

#神秘博士
#12C
#脑洞

#现实的梦境

「如果你定要向我倾心,你的生活将会布满忧愁……」

Clara已经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几次梦到那个有着同一个名字,但不同面貌的人了。
而每次,他都会身陷险境,而她就像是担任了救世主的角色一样,去奋力救他。

揉了揉发胀的额角,Clara深呼吸了几口气,眼睛看向一旁柜子上的闹钟,凌晨6点钟。
梦中的男人叫Doctor,很是特别的名字,Clara觉得,这人跟他的名字一样特别。

回想起刚刚梦中那激烈的情绪,Clara现在都还心有余悸,虽然她知道,那只是梦。

梦中,Doctor正举着枪对着自己,而自己则是在一个Dalek的内部,线连着自己的身体各处,虽然她感觉不到疼痛,但是她能感受到那股令人窒息的紧张感以及那一丝微弱的绝望感。

自己会死吗?

一瞬间的念头从脑海划过,她看着外面面目严肃的男人,灰白的头发,他的面貌变老了,而那双眼睛,更加沧桑。

“你为什么不来杀我?”

听着Doctor的话语,她却无法表达自己的意思。
是的,每次都是这样,无法自己表达,无法自己跟他交流,她就好像是一个旁观者,借着别人视角,去观看。
而这次,显然也是一样。
嗓音有些哽咽,她听着自己这样回答着:“因为我绝不会杀你,你是我最不可能杀的人。”

然后呢?她记不清了,但是心中隐隐的兴奋感提醒着Clara,她喜欢这种梦,喜欢每一次梦中的冒险,这是跟她平淡的生活格格不入的,新的刺激。

但是理智告诉自己,那只是梦。

「……我的家位于十字路口,房门敞开,我心不在焉,只因我的歌唱。」

Clara继续自己按部就班的一天,平淡的生活使她变的安于现实,却也更加让她向往那“奇异梦”中的冒险。

没有对比就没有差别。

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,今天报社没有太多事情,很是闲适的一天。
Clara从包里翻出一个本子,打开,里面记录的全是那些梦。
她总是这样,一觉起来就会将梦中的内容记录下来,她不想遗忘。

Clara嘴角含笑的翻过一页,她有时在想如果那都是真的,她一定会兴奋无比。
指尖停留在一页页脚的画上,那是她自己凭着记忆画下来的Doctor,没有记错的话,这是第12任。
他的吉他弹的很好,不由的Clara想到了这一点,随即想到的是在那个人声鼎沸的古罗马场里,他站在一辆坦克上,背着吉他,手指轻快。激昂的乐调奏出,仿若一场战歌,来自血液里的兴奋感和着乐调,振奋人心!

他很特别,他很聪明,他很孤独。

他曾说:
“我不是英雄,只是个开着盒子到处飞的疯子。”
“我不是一个好人,但我也不是一个坏人……你知道我是什么吗?我是,一个白痴。一个有着蓝盒子和一把音速起子的白痴。”

虽然这样,Clara觉得自己还是有点喜欢他,是的,她喜欢他,喜欢这个有时疯言疯语自作主张却聪明独到的疯子,尽管他有很多张面孔。

「……如果你定要向我倾心,我全然不会用心来回报。
  假如我的歌曲是爱的海誓山盟,请你谅解,但乐曲平息,我的誓言也不复存在,
  因为在寒冬时节,谁会谨守五月的信约?」

Clara开始逐渐沉迷梦中,有时早早睡去只是为了能够早点见到那个西装革履的人,能够有着新的冒险。
就这样,时间慢慢走着,那记录的本子也渐渐的快要接近尾声。
直到那一天的梦境过后,Clara就再也没有梦见了。
在那次梦境,她自己跟Doctor说上了话。梦境中的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。

梦中,Doctor站在塔迪斯前,背靠着门面,双眼望着Clara美丽的面庞,语气却是极其严肃以及深深的戒备:

“你是谁?”

“你认为我是谁?”

面对Doctor的话语,Clara心里这样想着,却不想,这一次,她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。
惊讶的情绪在脸上展现,不等Clara再次开口……

梦,醒了。

之后Clara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,像是一个得不到喜爱东西的小女孩。
她时常翻阅那个本子,可是渐渐的,翻阅的次数越来越少,越来越少……
最后,本子被搁置在了书柜一角,落满了灰尘。

「如果你定要向我倾心,请不要将它时刻放在心上……」

这是一个平常普通的一天,一个休息日。
Clara坐在一个广场中的椅子上,手里捧着的是一个素描本。
她打算借着休息日的时间来放松一下,于是,热爱素描的她就来到了这里。
这个广场离Clara住的地方很近,不大不小的广场上,人群也不算多。大部分是带着小孩子的父母,和相拥散步的情侣。
Clara手里转着笔,撅了撅嘴,将视线看向了不远处的鸽子群,旁边是几个正在投喂食的小孩子。

打开本子,Clara决定画下这个场景,当笔尖触上白纸落下一个简洁的弧度,Clara的耳边传来一阵万分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。

“Hu——Hu——Hu——”

来自塔迪斯独有的声音。

笔尖在瞬间向外折出了一笔,可是Clara没有去管,她现在正寻着声源四处张望。心脏砰砰直跳,紧张,害怕,激动的感觉充斥在Clara心间。

当确定了声源方向,Clara迈出的脚步却停了下来。眼中的光亮也暗了稍许,她怕,她怕这只是她的幻觉,她怕,这只是自己自欺欺人的一场美梦……

Clara踌躇不前,心脏还在快速跳动,抿着嘴唇,Clara咬了咬牙,向着那处地方快速跑去。
周围的场景从身边划过,风吹动着少女扬起的发丝,那双美丽的眼睛正坚定的看着前方。

在广场的边缘,一个树丛旁,一个蓝色的警亭伫立在那。
Clara慢慢停下脚步,喘着气,发丝凌乱的散开。眼前是出现在梦中无数次的塔迪斯,Doctor驾驶的塔迪斯!

Clara不知道该怎么思考,她只觉得现在她高兴极了,鼻头有些泛酸,心间的心跳越跳越快。
她慢慢的朝着塔迪斯走去,“吱呀”一声,塔迪斯的门打开了。
身着黑色西服式风衣的男人走了出来,灰白的头发,锐利的目光,眼底却满是沧桑。

Clara的眼眶微红,她的视线有些模糊,眼泪在眼眶中堆积,随着她走动的脚步而划过脸颊。
跟梦里一样,毫无差别。
Clara想,时间过去了那么久,自己早应该忘记,可是,此刻却无比清晰,来自于她记忆里的Doctor,现在在她面前,不是梦。

Doctor朝向自己走来的女孩看去,挑了挑眉,语调扬起:

“Who are you?”

“My name is Clara。”

广场一角,蓝色的警亭静静的停立着,女孩与男人视线相交,在女孩身后,白鸽振翅翩飞,灿烂的笑容明艳了女孩动人的面容。

Clara在那一刻,仿佛听到了一阵乐调,她曾经听过的乐调,悲伤而又欢快,Doctor将它称为:

【Clara】

「……当你笑语盈盈,一双明眸闪耀爱的欢欣,我的回复必定是狂热且草率,一点也不符合实际。
  你应将它铭记于心,再将它永远忘掉。」

  END

评论(2)

热度(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