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二點鍾

•沉迷各种墙头
•自产粮自给自足
•患有重度懒癌晚期的老年人
•loft和微博@十二點鍾Miss两边囤稿

#Doctor Who
#神秘博士
#Master X Doctor(法师x博士)
#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些什么系列,欢迎自行理解开脑洞留评♡
#终于产粮的懒癌患者

#Echoes
  回声

“你布了一个很大的局。”男人笑了笑,纤长的手指点了点额角,嘴角的弧度有些自嘲,“而你像是每次都会成功,这是为什么呢,Doctor。”

“我从来没有布下任何局,而且……我也不是每次都会成功,当然如果你认为逃走也算是成功的话。”锐利的眼睛眼底有着戒备,灰白色的头发,脸上满是岁月的痕迹却并不显得苍老不堪,反而精神奕奕,修身的西服式风衣得体的穿在身上,Twelveth正坐在一个沙发间,视线看着对面同样坐着的男人,再度开口,“你知道的,Master。”

“噢,老朋友!你知道吗……”说着,Master靠在椅背上的身子往前一倾,手肘也抵在了膝盖上,他眯了眯眼,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“我更喜欢现在的你,可是我却不喜欢现在的我,你说这是不是很有趣?”

Twelveth闻言挑了挑眉,双手合十立在胸前,看着面前笑得夸张的Master他没有开口。

“我很高兴你的变化Doctor,虽然我更想自己来看见你的变化。”Master仍旧笑着,双眼里是兴奋的喟叹。

“现在的你才更像以前的你,Master。”

“以前的我?Nononono,那个小孩子?噢!Doctor,你还不明白吗?”夸张的语调,Master站起身张开双手,原地转了一圈,看着Twelveth沉静的表情,勾了一下嘴角,“我就是我,鼓声陪伴又困扰着我,但它依然存在!听,听着!你听见了吗?——咚咚咚咚,咚咚咚咚……”

男人弓着身子,凑近了Twelveth,眼睛直视着Twelveth的双眼,手指在空气中一敲一敲着。

“但你不能否认,你现在可比你好太多了。”

“闭嘴!这就是你的局!囚禁?忏悔?噢!Doctor,你看你。”Master与Twelveth贴的极近,随即他后退一步,转过身,手插在衣服口袋中,原本高扬的语调转瞬变得低沉,像是结束高潮进入尾声的乐调。

他说:“你看你,和我有什么区别呢。”

Twelveth愣住了,他看着男人的背影,和侧过来的头,隐匿在阴影下的脸。房间中暖黄的灯光霎时变得有些苍白冷调,一室静谧。

“你认为我为什么会欣赏现在的你?承认吧,你已经不是那个会嚷着‘我是博士,我是个时间领主,我来自于Kasterborous星座的Gallifrey行星。’并好像视死如归的说会救人的那个人了。”Master仍背对着Twelveth,眼神幽深,仔细一看那眼眸深处竟有着一丝怀念!

他还在继续说着:“用你的话来说是什么,那个词,噢,对!”
语调重新扬起,Master转过身,之前平直的嘴角再度勾起,“是成长,你也是要成长的。现在,该是睡觉时间了,好孩子要听爸爸的话哟!晚安~”

当Master的话音刚落,坐在沙发上一脸复杂愣怔的Twelveth已经不在了,只有Master一人,站在沙发前,凝视着已经空荡的座位。
室内,暖黄色的光散在房间里的每个角落,低沉并有些沙哑的声音道出了最后一句话,咏叹调式的句号为乐章画下结尾:

“虽然我欣赏现在的你,可是你并不是他,Oh,My Doctor。”

Twelveth睁开眼看到的是塔迪斯的操作台,他正站在操作台前,视线一转看的是在一边椅子上撑着额头睡着的Missy。
Twelveth皱着眉收回了视线,他心里疑惑着,刚刚那是梦吗?然道他带给他的影响还是那么大吗?应该是梦吧……
拉下操纵杆,Twelveth看着操纵台上的按键,捣弄着,随即,手僵滞在了半空中。
一块反射着银光的怀表落入Twelveth的视线中,瞳孔瞬间微缩。
那是,Master的怀表……

「 瞬刻的喧声,讥笑着永恒的音乐。
   The noise of the moment scoffs at the music of the Eternal. 」


END

评论(1)

热度(36)